中海知识产权欢迎您的光临!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400-048-9198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公司新闻

遭5亿索赔!深陷专利泥潭,中创新航赴港或遇拦路虎?

发布时间:2022/5/30 17:04:56

文|野马财经  郭佳佳

编辑|武丽娟

宁德时代(300750.SZ)和中创新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创新航”)的博弈正在加剧。

近日,网传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升级,索赔额提高至5.1亿元。5月26日,宁德时代相关人士回应,“确已将赔偿金额提高为5.18亿元”。事实上,专利战已拉锯10个月。去年7月,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并索赔1.8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此时中创新航正值港股IPO关键时期,今年3月份,中创新航刚刚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独家保荐人为华泰国际。《招股书》披露,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涉及五项专利纠纷,包括“正极极片及电池”“防爆装置”“集流构件和电池”“锂离子电池”“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方面。

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之间的专利之争,或为中创新航的IPO蒙上了一层阴影。

据京师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张扬介绍,一旦中创新航侵权坐实,意味着中创新航的产品使用了对方的专利,中创新航必须要对侵权行为作出巨额赔偿。其次,中创新航今后要么放弃使用侵犯对方专利的技术,另辟蹊径,要么与对方达成专利技术许可使用协议,支付使用费。

“对中创新航来说,无论如何选择,无疑大大增加了经营成本,制约了研发和发展的速度,这就是为什么双方要拼尽全力打法律之战,此战对双方意义重大,决定双方今后经营的格局、经营策略和发展速度。”张扬称。

中创新航的高光与困境
说起中创新航,乍一听可能连行业人士都懵圈。其实中创新航就是锂电行业中的“老人”中航锂电。只不过在IPO前,把名字改成了中创新航。

中创新航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是由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孵化的天空能源 (洛阳) 有限公司。天空能源的成立,比宁德时代还早了4年。

2009年8月,中航工业与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又重新组建了公司,并将其更名为中航锂电(洛阳),更名之后的中创新航开始聚焦磷酸铁锂电池生产;2011年,中航工业旗下子公司成飞集成(002190.SZ)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10.2亿元,并增资控股中创新航。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中创新航,很快走向巅峰。2013年,中创新航的装机量达到国内第一。彼时苏州金龙、中通客车、宇通客车等著名大巴车企继配套了中创新航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

不过,高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5年,三元电池异军突起,比亚迪(002594.SZ)的电池产能和产量已大幅领先中创新航,中创新航的磷酸铁锂电池陷入困境。到2017年,中创新航装机量一路下滑,跌出了行业前十,并且很快被宁德时代赶超。2018年,主打三元电池的宁德时代已经名声赫赫,跃升为锂电池龙头。

由于锂电业务连续亏损,导致成飞集成也亏损。无奈之下,成飞集成宣布放弃旗下锂电池业务控制权。“因锂电业务亏损已导致上市公司亏损,且在2019年因锂电连续亏损公司被ST,当时来看锂电池业务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所以公司进行了锂电重组。”成飞集成今年在3月31日在业绩说明会上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

2018年7月8日,成飞集成宣布将对公司旗下锂电池业务以中航锂电(江苏)有限公司(下称“中航锂电(江苏)”)为平台进行重组,控制权也将转移给常州市金坛区政府控股的常州金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沙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中航锂电(江苏)是由中航锂电(洛阳)和金沙投资在2015年共同投资成立。经过这次重组后,中航锂电(江苏)反向取得了中航锂电(洛阳)的的控制权。中航锂电(江苏)即中创新航的前身。

赚不到钱惨遭“抛弃”。为了生存,中创新航不再死守磷酸铁锂,转而将研发重点放在三元电池。

2018年底,中创新航快速推出的第一代三元电池,开始少量配套长安、吉利等车企。让人意外的是,2019年中创新航第二代三元电池推出后,顺利进入广汽供应链体系。当年中创新航装机量便挤进行业前十,此后更是挺进了前三。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中创新航总装机量为9.05GWh,市场占比5.9%,排在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后,位列第三。今年前4个月,中创新航装机量累计5.09GWh,市场占比7.89%,依旧排第三。

总归来说,现阶段的中创新航可以说是离龙头们最近的选手。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中创新航也是在使劲扩建产能。粗略统计,中创新航在成都、常州、武汉、合肥、厦门、江门都有新建项目。而且,此次IPO募集资金也是为了用于新建和扩建多个动力电池和储能系统的产业基地项目等。

无有独偶,怀揣着对2025年“TWh时代”(即动力电池亿千瓦时规模)的美好憧憬,锂电行业中的“拼命三郎”不止中创新航一位。蜂巢、弗迪电池、国轩高科(002074.SZ)、亿纬锂能(300014.SZ)等企业都在扩建产能。

据鲍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鲍跃忠介绍,随着新能源的发展,锂电行业发展的很快,也是现在很多企业都比较看好的一个领域,这几年需求量都在持续增加。而且,如果未来锂电可以从其它的一些矿盐资源当中,能够突破一些技术屏障以后,锂电的供给量会进一步的扩大。

前5大客户贡献八成营收
2018年因连年亏损,遭成飞集成剥离报表,“分手”之后,中创新航的营业收入却节节攀升。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34亿元、28.25亿元、68.1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98.28%。

不过,虽然中创新航营业收入从2019年就开始大幅增长,但却直到去年公司净利润才扭亏为盈。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净利润分别为-1.56亿元、-0.18亿元和1.12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中创新航收到的政府补助及补贴为3.66亿元,同比增长170.28%。如果扣除政府补贴,当期中创新航的净利润将依然是负数。这也就意味着,中创新航持续增收不增利。

翻阅《招股书》可以发现,造成中创新航盈利能力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毛利率较低。以中创新航主要产品动力电池为例,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销售的动力电池毛利率分别为5.2%、13.7%和5.5%,而宁德时代毛利率基本在22%以上。二者存有较大差异。

在低毛利率的同时,中创新航还面临着原材料上涨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动力电池的电芯部分,是由正极、负极、电解液及隔膜构成。原材料成本是中创新航销售成本的最大组成部分。2019年至2021年占销售成本的77%、76.1%及84.2%。

其中正极材料是成本最高昂的部分,分别约占电芯总成本的30%至55%。而合成动力电池正极的主要原材料碳酸锂、氢氧化锂及硫酸钴,去年原材料涨价不断。

以碳酸锂为例。据生意社碳酸锂分析师曲林介绍,下游企业不断扩产和产能爬坡,对碳酸锂需求不断增加,导致碳酸锂价格持续上涨。2021年初工业级碳酸锂均价为5万元/吨-5.46万元/吨,2021年末工业级碳酸锂均价为26.6万元/吨-28.2万元/吨,价格相比前期翻了5倍左右。

“目前,工业级碳酸锂华东地区最新均价在45万元/吨,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46.9万元/吨。碳酸锂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虽然前段时间价格稍有回调,但是回调幅度并不大。由于碳酸锂价格的居高不下,对下游企业生产成本起到承压的状态。”曲林进一步指出。

在原材料大幅上涨的背景下,中创新航却未将成本压力传导至下游。《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单价分别为0.87元/Wh、0.64元/Wh和0.65元/Wh。2021年价格较上一年没有太大变化。

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较为弱势。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分别约为13.99亿元、23.53亿元和56.47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80.7%、83.2%和82.9%。其中,来自第一大客户广汽的收入为6.86亿元、15.58亿元和35.37亿元,占比分别达39.6%、55.1%和51.9%。单一客户高度依赖。

总体看,虽然目前中创新航已配套广汽、长安、上汽通用五菱、吉利、小鹏、零跑等多家主机厂,但上汽通用五菱、吉利、小鹏等份额,仍然较少。

据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介绍,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高度集中风险很大,当双方互为合作伙伴时,面临的将会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发展前景,很容易因外部合作关系变动出现较大不确定性。纵观整个资本市场,能够长久保持合作的“伙伴”屈指可数。对于该锂电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分散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的集中度,增强抗风险能力。

“此外,研发和创新是锂电企业高质量发展的两大关键所在,以牺牲短期利润和研发投入,来换取生存时间和空间不可取。”宋清辉进一步指出。

专利攻防战一直在上演
值得一提的是,在与宁德时代的专利纠纷中,其中一项专利的被告为中航锂电(洛阳)。该公司原为中创新航子公司,目前与中创新航已无股权关系。

《招股书》显示,中创新航分别在去年10月和今年3月,把中航锂电(洛阳)分别出手给了关联方江苏省金坛金城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江苏金航控股有限公司,二者分别持有中航锂电(洛阳)51%及49%的股权。

但在中创新航摆脱中航锂电(洛阳)之前,除了与宁德时代的专利纠纷,中航锂电(洛阳)还多次卷入其它专利纠纷案。

2016年,雷天温斯顿电池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雷天公司”)状告中航锂电(洛阳)和枣庄美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力公司”)专利侵权,涉及专利“结构改进之可反复充电大容量动力锂电池”,并向中航锂电(洛阳)和美力公司共索赔100多万元。

2017年1月9日,一审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中航锂电(洛阳)等不构成对雷天公司专利权的侵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后雷天公司进行上诉,2017年6月13日,二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继雷天公司状告中航锂电(洛阳)专利侵权后,2020年,中航锂电(洛阳)又反过来状告洛阳超特电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超特公司”)专利侵权。

根据披露,2020年1月14日,中航锂电(洛阳)发现超特公司及发明人李亚玲申请的专利“一种锂离子电池直流内阻的测试方法以及锂离子电池的分选方法”中涉及的实验数据,与中航锂电(洛阳)尚未公开的试验数据完全相同。

于是,中航锂电(洛阳)认为其侵害了公司的商业秘密,故将超特公司及发明人李亚玲一同诉至法院,要求李亚玲赔偿500万元。

不过,蹊跷的是,在2021年12月14日二审时,却以中航锂电(洛阳)主动撤回起诉告终。

事实上,中航锂电(洛阳)此前一直是中创新航的重要子公司,即便是现在没有直接股权关系,中创新航仍然离不开中航锂电(洛阳)。

《招股书》显示,2021年12月31日,中创新航与中航锂电(洛阳)签订了委托加工框架协议,由中航锂电(洛阳)向中创新航提供民用动力电池产品及储能系统产品加工服务,期限为2022年1月1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止的一年。

锂电行业的专利攻防战上演的背后,反映了动力电池行业竞争加剧。

张扬律师表示,专利之争在业界很正常,毕竟关系企业的经济利益和智力成果的保护、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市场竞争必然导致技术竞争,技术的互相借鉴,擦边或侵权。建议企业要加强自律、诚信,尊重别人的智力成果,法院也要通行公平判决,引导企业走正道。

而浙江宁波律师事务所付从龙律师认为,从宁德时代和中创航新的专利纠纷来看,其实索赔额5.18亿,相比于7年前的高通反垄断罚款60亿还是很小的。“我们很欣喜看到中国企业对专利的重视,这种专利侵权诉讼对整个新能源行业是很有好处的,本来中国就在新能源行业具有先发优势,能让大家更深入的去建立专利壁垒,并对技术创新重视起来,加大创新投入,符合中国产业升级的发展趋势。”

“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的专利诉讼,不管谁输谁赢,抑或相互达成专利许可,我认为对中国的新能源行业、知识产权行业都是有极大促进作用的,也是符合中国40年产业转型升级的大方向。”付从龙进一步指出。

你觉得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专利之战谁会胜出?中创新航能如愿登陆港股获得资本加持吗?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

摘抄:界面新闻